[轉]趙州禪師語錄 - 下載本文

(五十八)有俗官問:“佛在日,一切眾生歸依佛。佛滅度后,一切眾生歸依什么處?”師云:“未有眾生。”學云:“現問次。”師云:“更覓什么佛!”

(五十九)問:“還有不報四恩、三有者也無?”師云:“有。”學云:“如何是?”師云:“這殺父漢。算你只少此一問。

(六十)問:“如何是和尚意?”師云:“無施設處。”

(六十一)師上堂云:“兄弟!但改往修來。若不改,大有著你處在!”

(六十二)師又云:“老僧在此間三十余年,未曾有一個禪師到此間。設有來,一宿一食急走過,且趁軟暖處去也。” 問:“忽遇禪師到來,向伊道什么?”師云:“千鈞之弩,不為鼷鼠而發機。”

(六十三)師云:“兄弟!若從南方來者,即與下載。若從北方來,即與裝載。所以道:‘近上人問道,即失道;近下人問道者,即得道。’”

(六十四)師又云:“兄弟!正人說邪法,邪法亦隨正。邪人說正法,正法亦隨邪。諸方難見易識,我者里易見難識。”

(六十五)問:“善惡惑不得的人,還獨脫也無?”師云:“不獨脫。”學云:“為什么不獨脫?”師云:“正在善惡里。”

(六十六)尼問:“離卻上來說處,請和尚指示!”師咄云:“煨破鐵瓶。”尼將鐵瓶添水來,云:“請和尚答話。”師笑之。

(六十七)問:“世界變為黑穴,未審此個落在何路?”師云:“不占。”學云:“不占是什么人?”師云:“田庫奴。”

(六十八)問:“無言無意,始稱得句。既是無言,喚什么作句?”師云:“高而不危,滿而不溢。”學云:“即今和尚是滿,是溢?”師云:“爭奈你問我。”

(六十九)問:“如何是靈者?”師云:“凈地上屙一堆屎!”學云:“請和尚的旨。”師云:“莫惱亂老僧!”

(七十)問:“法身無為,不墮諸數,還許道也無。”師云:“作么生道!”學云:“與么即不道也。”師笑之。

(七十一)問:“如何是佛,如何是眾生?”師云:“眾生即是佛,佛即是眾生。”學云:“未審兩個那個是眾生?”師云:“問,問。”

(七十二)問:“大道無根,如何接唱?”師云:“你便接唱!”云:“無根又作么生?”師云:“既是無根,什么處系縛你!”

(七十三)問:“正修行的人莫被鬼神測得也無?”師云:“測得!”云:“過在什么處?”師云:“過在覓處。云:“與么即不修行也?”師云:“修行。”

(七十四)問:“孤月當空,光從何生?”師云:“月從何生?”

(七十五)問:“承和尚有言,道不屬修,但莫染污。如何是不染污?”師云:“檢校內外。”云:“還自檢校也無?”師云:“檢校。”云:“自己有什么過,自檢校?”師云:“你有什么事。”

(七十六)師上堂云:“此事如明珠在掌,胡來胡現,漢來漢現。”

(七十七)師又云:“老僧把一枝草作丈六金身用,把丈六金身作一枝草用。佛即是煩惱,煩惱即是佛。” 問:“佛與誰人為煩惱?”師云:“與一切人為煩惱!”云:“如何免得?”師云:“用免作么。”

(七十八)師示眾云:“老僧此間,即以本分事接人。若教老僧隨伊根機接人,自有三乘十二分教,接他了也。若是不會,是誰過歟!已后遇著作家漢,也道老僧不辜他。但有人問,以本分事接人。”

(七十九)問:“從上至今,即心是佛。不即心,還許學人商量也無?”師云:“即心且置,商量個什么!”

(八十)問:“古鏡不磨,還照也無?”師云:“前生是因,今生是果!”

(八十一)問:“三刀未落時如何?”師云:“森森地。”云:“落后如何?”師云:“迥迥地。”

(八十二)問:“如何是出三界的人?”師云:“籠罩不得!”

(八十三)問:“牛頭未見四祖,百鳥銜花供養。見后,為什么百鳥不銜花供養?”師云:“應世,不應世。”

(八十四)問:“白云自在時如何?”師云:“爭似春風處處閑!”

(八十五)問:“如何是露地白牛?”師云:“月下不用色。”云:“食噉何物?”師云:“古今嚼不著!”云:“請師答話!”師云:“老僧合與么!”

(八十六)師示眾云:“擬心即差。”僧便問:“不擬心時如何?”師打三下,云:“莫是老僧辜負阇黎么?”

(八十七)問:“凡有問答,落在意根。不落意根,師如何對?”師云:“問。”學云:“便請師道。”師云:“莫向者里是非!”

(八十八)問:“龍女親獻佛,未審將什么獻?”師以兩手作獻勢。

(八十九)師示眾云:“此間佛法,道難即易,道易即難。別處難見易識,老僧者里,即易見難識。若能會得,天下橫行。

忽有人問:什么處來。若向伊道從趙州來,又謗趙州。若道不從趙州來,又埋沒自己。諸人且作么生對他?”

僧問:“觸目是謗,和尚如何得不謗去?”師云:“若道不謗,早是謗了也!”

(九十)問:“如何是正修行路?”師云:“解修行即得。若不解修行,即參差落他因果里。”

(九十一)師示眾云:“我教你道,若有問時,但向伊道趙州來。忽問:‘趙州說什么法?’但向伊道:‘寒即言寒,熱即言熱。’若更問道:‘不問者個事。’但云:‘問什么事?’若再問:‘趙州說什么法?’便向伊道:‘和尚來時不交傳語上座,若要知趙州事,但自去問取。’”

(九十二)問:“不顧前后時如何?”師云:“不顧前后且置,你問阿誰?”

(九十三)師示眾云:“迦葉傳與阿難,且道達磨傳與什么人?”問:“且如二祖得髓,又作么生?”師云:“莫謗二祖!”

師又云:“達磨也有語:‘在外者得皮,在里者得骨。’且道更在里者得什么?”問:“如何是得髓的道理?”師云:“但識取皮。老僧者里,髓也不立!”云:“如何是髓?”師云:“與么皮也摸未著!”

(九十四)問:“與么堂堂,豈不是和尚正位?”師云:“還知有不肯者么?”學云:“與么即別有位!”師云:“誰是別者?”學云:“誰是不別者?”師云:“一任叫。”

(九十五)問:“上上人一撥便轉,下下人來時如何?”師云:“汝是上上下下?”云:“請和尚答話!”師云:“話未有主在。”云:“某甲七千里來,莫作心行。”師云:“據你者一問,心行莫不得么?”此僧一宿便去。

(九十六)問:“不紹傍來者如何?”師云:“誰?”學云:“惠延。”師云:“問什么?”學云:“不紹傍來者。”師以手撫之。

(九十七)問:“如何是衲衣下事?”師云:“莫自瞞。”

(九十八)問:“真如、凡圣,皆是夢言,如何是真言?”師云:“更不道者兩個。”學云:“兩個且置,如何是真言?”師云:“唵部啉發。”

(九十九)問:“如何是趙州?”師云:“東門、西門、南門、北門。”

(一○○)問:“如何是定?”師云:“不定。”學云:“為什么不定?”師云:“活物,活物。”

(一○一)問:“不隨諸有時如何?”師云:“合與么。”學云:“莫便是學人本分事?”師云:

“隨也,隨也。”

(一○二)問:“古人三十年,一張弓,兩下箭,只射得半個圣人。今日請師全射!”師便起去。

(一○三)師示眾云:“至道無難,唯嫌揀擇。才有言語,是揀擇,是明白。老僧卻不在明白里。是你還護惜也無。”問:“和尚既不在明白里,又護惜個什么?”師云:“我亦不知。”學云:“和尚既不知,為什么道不在明白里?”師云:“問事即得。禮拜了,退。”

(一○四)師示眾云:“法本不生,今則無滅。更不要道:才語是生,不語是滅。諸人且作么生是不生不滅的道理?”問:“早是不生不滅么?”師云:“者漢只認得個死語。”

(一○五)問:“至道無難,唯嫌揀擇。才有言語是揀擇,和尚如何示人?”師云:“何不盡引古人語?”學云:“某甲只道得到這里。”師云:“只這至道無難,唯嫌揀擇。”

(一○六)上堂,示眾云:“看經也在生死里,不看經也在生死里。諸人且作么生出得去?”僧便問:“只如俱不留時如何?”師云:“實即得。若不實,爭能出得生死!”

(一○七)問:“利劍鋒頭快時如何?”師云:“老僧是利劍,快在什么處?”

(一○八)問:“大難到來,如何回避?”師云:“恰好。”

(一○九)上堂,良久云:“大眾總來也未?”對云:“總來也。”師云:“更待一人來,即說話。”僧云:“候無人來,即說似和尚。”師云:“大難得人。”

(一一○)師示眾云:“心生即種種法生,心滅即種種法滅。你諸人作么生?”僧乃問:“只如不生不滅時如何?”師云:“我許你者一問。”

(一一一)師因參次,云:“明又未明,道昏欲曉,你在阿哪頭?”僧云:“不在兩頭。”師云:“與么即在中間也。”云:“若在中間,即在兩頭。”師云:“這僧多少時,在老僧者里,作與么語話,不出得三句里。然直饒出得,也在三句里。你作么生?”僧云:“某甲使得三句。”師云:“何不早與么道。”

(一一二)問:“如何是通方?”師云:“離卻金剛禪。”

(一一三)師示眾云:“衲僧家,直須坐斷報、化佛頭始得。”問:“坐斷報化佛頭是什么人?”師云:“非你境界。”

(一一四)師示眾云:“大道只在目前,要且難睹。”僧乃問:“目前有何形段,令學人睹?”師云:“任你江南江北。”學云:“和尚豈無方便為人?”師云:“適來問什么?”

(一一五)問:“入法界來,還知有也無?”師云:“誰入法界?”學云:“與么即入法界不知去也?”師云:“不是寒灰死木,花錦成現百種有。”學云:“莫是入法界處用也無?”師云:“有什么交涉。”

(一一六)問:“若是實際理地,什么處得來?”師云,更請阇梨宣一遍。”

(一一七)問:“萬境俱起,還有惑不得者也無?”師云:“有。”學云:“如何是惑不得者?”師云:“你還信有佛法否?”學云:“信有佛法,古人道了。如何是惑不得者?”師云:“為什么不問老僧?”學云:“問了也。”師云:“惑也。”

(一一八)問:“未審古人與今人還有近也無?”師云:“相近即相近,不同一體。”學云:“為什么不同?”師云:“法身不說法。”學云:“法身不說法,和尚為人也無?”師云:“我向個里答話!”學云:“爭道法身不說法?”師云:“我向個里救你阿爺,他終不出頭。”

(一一九)問:“學人道不相見時,還回互也無?”師云:“測得回互。”學云:“測他不得?回互個什么?”師云:“不與么是你自己。”學云:“和尚還受測也無?”師云:“人即轉近,道即轉遠也。”學云:“和尚為什么自隱去?”師云:“我今現共你語話。”學云:“爭道不轉。”師云:“合與么著。”

(一二○)師示眾云:“教化得的人,是今生事。教化不得的人,是第三生冤。若不教化,恐墮卻一切眾生。教化亦是冤。是你還教化也無?”僧云:“教化。”師云:“一切眾生還見你也無?”學云:“不見。”師云:“為什么不見?”學云:“無相。”師云:“即今還見老僧否?”學云:“和尚不是眾生。”師云:“自知罪過即得。”

(一二一)師示眾云:“龍女心親獻,盡是自然事。”問:“既是自然,獻時為什么?”師云:“若不獻,爭知自然!”

(一二二)師示眾云:“八百個作佛漢,覓一個道人難得。”

(一二三)問:“只如無佛無人處,還有修行也無?”師云:“除卻者兩個,有百千萬億。”學云:“道人來時在什么處?”師云:“你與么即不修行也。”其僧禮拜。師云:“大有處著你在。”

(一二四)問:“白云不落時如何?”師云:“老僧不會上象。”學云:“豈無賓主?”師云:“老僧是主,阇梨是賓,白云在什么處?”

(一二五)問:“大巧若拙時如何?”師云:“喪卻棟梁材。”

(一二六)師示眾云:“佛之一字,吾不喜聞。”問:“和尚還為人也無?”師云:“為人。”學云:“如何為人?”師云:“不識玄旨,徒勞念靜。”學云:“既是玄,作么生是旨?”師云:“我不把本。”學云:“者個是玄,如何是旨?”師云:“答你是旨。”

(一二七)師示眾云:“各自有禪,各自有道。忽有人問你,作么生是禪是道?作么生祇對他?”僧乃問:“既各有禪道,從上至今語話為什么?”師云:“為你游魂。”學云:“未審如何為人?”師乃退身不語。

(一二八)師示眾云:“不得閑過,念佛、念法。”僧乃問:“如何是學人自己念?”師云:“念者是誰?”學云:“無伴。”師叱:“者驢。”





麻将牌技认牌 vr赛走势图 本期五码中特 千炮捕鱼修改珍珠金币详细图 重庆时时过年停几天 赛车号码走势 3d复式投注方法 云南时时官方 湖北11选5走势 辽宁体彩11选五遗漏走势图 36选7中5个几等奖 丹东3d图库 赛车pk开奖现场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今天的 秒速时时是正规的吗 福彩3d家彩网首页 重庆时时彩豹子和技巧